清明思念

作者: 无名 分类: 无名随笔 发布时间: 2005-03-04 23:06 ė 6清明思念已关闭评论

“三月里来是清明,桃红柳绿百草青。别家坟上飘白纸,我家坟上冷清清。” 这是民间广为流传的孟姜女寻夫万杞良时所唱十二个月小曲之一。

        古人有描写清明扫墓的诗:“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情景俱见,且寄哀伤。 不过,我脑壳里有清明的概念,大约就是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诗开始的。再后来念小学,每到这个时节,都要到烈士陵园给先烈们扫墓,亦晓得了此时此刻,有悼亡同抚今追昔的意义。那时节的清明,分明已没有了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明快同欣喜,只有少年人胸臆间的一股其实不明就里的沉重同肃穆。

         清明,一向给人的印象总是一片湿雨。或是风狂雨恣,或是和风细雨,从清晨开始,至黄昏之际,在烟雨弥漫的山野中,在泥泞难行的小路上,总有顶风冒雨,点缀寂寥,行行重行行的扫墓人;或三五成群,扶老携幼,或一二个孤影,跚跚独行。 今年的清明却是一片风和日丽,和一些同学去了西安烈士陵园,向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先烈们献上自己最真诚的敬意。

        异乡的清明不是以前的清明。以前,山之居旁随时可见的新土,在清明时节早晨去学校的路上总是能碰到那一家家全家齐出的去扫墓路人。无论他们出去多久,走得多远,习惯于清明回来扫一扫墓碑,松一松实土,这可能也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习俗吧! 现今的社会,我所看到扫墓的人群中,大部分是欢快,全没有以前的悲切,他们通常是带着一些祭品,有说有笑的悠闲着走的。看着他们,我想,是富足让他们有悠闲的脚步,是春天给他们更多的希望,作为异乡人的我,可能又是一个局外人。

        几天的所见,让我久久不能平复,找不到自己的清明,于是开始勾勒自己的清明。我的清明应该是远山隐在云雾里,近树笼在孤烟前,小桥流水愁鸦悲啼,带着心底弥满幽幽的愁绪和淡淡的哀愁,拔净一片乱草,摆下几杯冷酒,烧上一把纸钱,风雨愁煞人,杯土带愁,杂草含烟,默默以对, 祖父去世有十年了,每年清明,父亲就叫上我去扫墓。回到乡下里,祖父就葬在四面青山中。山中野花已开,红黄紫白皆有,但觉出的不是美丽,反是寂寞。无穷的寂寞带来莫名的感动使自己想到自己的将来也是这样—— 一剖黄土。死者长已矣,存者永怀悲!音容笑貌,历历在目,谆谆教诲,犹言在耳 去年高考过后,特地和父亲一起去扫墓祭祖,看到父亲那斑白的头发,看到父亲红了的双眼,一个坚强的男人,他给祖父抛下“父亲,我会让你过更好的生活”,然后就走了,可惜的是祖父没有等到那一天,我开始想到父亲的百年之后,我也会象父亲一样带着自己的儿女站在这里有着同样的感受吗?那种“子欲侍而亲不待”的悲哀滋长着,那天,我在心里头默默的说话,我开始念叨“难道我将来也会是那种子欲侍而亲不待的人吗” 。父亲可能已经想到什么,只给我说了一句“孩子,出去好好干,什么都不要想!”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见到面的;但是,就在你暂时放下手,或者暂时转过身的那一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它重新升起以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永诀了. 风在雨中轻轻吹拂,让我临风回首,向逝者奉一柱感念的心香。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这一句人生普遍关注而又刻骨铭心的离愁别恨,沿至今年,像清明时节纷扬的淫雨,一直飘去。

04市销 無名

本文出自 无名客栈,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qiba.org/?p=475

Ɣ回顶部